我与女神的云南之旅,逃离北上广
发表时间:2020-01-14 17:03:44 作者:yabo

   在游记开始之前,容我为大家介绍本次行程的主角:苏梵。苏梵是我们公司的颜值担当,虽然她有着175的身高和强大的气场,又来自民风彪悍的东北省,其实她在生活中是非常随和的女神,我们亲切的称她为“梵梵”。而我是自主品牌组的编辑,男,90后,北方人。陪伴我们四天的座驾是北京越野的BJ40城市猎人版,选择它有三个原因,一是面对云南的多种路况,一台硬派越野要安心的多。二是它较高坐姿,能很大程度缓解疲劳并尽早发现危险。三是轿车的后备箱太多低矮,而我们的行李又比较多,拿取不便。

0..jpg
 
  路线介绍
 
  我们从北京飞到昆明,在昆明取到车后一路开往大理,然后再去沙溪古镇,最终到达目的地泸沽湖,总计行程共800多公里,耗时三天。虽然路程并不远,可劲开的话一天也够了,但是其间多为复杂多弯的山路,少部分是高速和省道,所以三天三城的行程应该刚刚好。
 
  大理古城的静与动
 
  DAY1
 
  在昆明取到车之后,已经是下午了。由于今天的行程并不紧张,只是从昆明开往大理,只有300多km,并且多是高速路段,所以我们决定先吃饱了再干活,第一选择当然是品尝下昆明的特色-米线。在某点评软件上寻找了一番后,我们选择了商业区的这家饭店。
 
  来到云南的第一顿饭,肯定是从闻名全国的米线开始,只是没想到云南的米线这么大仗势,九宫格都用上了,在北方一份米线加个火腿肠就不错了。米线的味道并没有想象中的惊人,但是汤底比较浓郁,对于北方人来说有点淡。原以为云南美食不过如此,没成想接下来的几天,一次一次被打脸……
 
  喝足了汤底后,我们连上蓝牙音乐,听着郝云的《去大理》,开启了第一站的旅途。我本以为身边坐了个东北美人儿,能陪我一路从天南侃到海北,也好除却我开车的困意,一回头人家已经睡着了。不过女神就是女神,就连出来玩都准备了头枕,而我这个糙汉子带了拍摄器材……
 
  在帝都习惯了拥堵的路况,想在云南宽阔的马路上撒撒野,刚上路就被打了脸。好在这台罕见的拉达一直在我前方,列宁同志也一直对我挥手致意,这段路竟显得不那么漫长了。看的出这位车主也是个性之人,不然会选择如此小众的越野车,他的心里应该也装着诗和远方。
 
  经过近五个小时、335公里的路程,我们来到了此行的第一站-大理,大理全名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,位于云南省中部偏西,海拔2090米,全年温度变化不大,距离艳遇之城丽江也只有170km。
 
  我们住宿第一站选在洱海边的民宿,店里也是几个90后的男生在经营,办起手续不慌不忙、不紧不慢,说话也是慢条斯理,再对比自己在一线城市挤地铁的北漂生活,突然理解了很多人辞职开客栈的冲动。
 
  在附近的村落寻觅了一阵后,我们选择了一家在巷子里的小饭馆,老板娘一人担起前台服务员厨师和采购的活儿,神奇的是,第一杯茶还未喝完,菜已经上齐了……
 
  酒足饭饱之后,我们来到了距离民宿10公里外的大理古城。大理古城背靠苍山、面临洱海,占地面积3平方公里。虽然始建于明洪武十五年(1382年),但是街道和建筑相当完整,完全看不出有637年的历史,不知道现代是否翻新过。
 
  虽为古城,但是这里的夜生活并不次于一线城市,反而更有活力。即使是深夜出摊的摊主,脸上挂的也不是生活的艰辛,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容。我们两个也被这种氛围所感染,不自觉的开心起来,朝九晚五的烦恼一扫而去。
 
  大理的商人,最大的特点就是热心肠,面对我俩借用摊位“客串”一把的过分要求,他们不仅欣然接受,还邀请我们品尝她的榴莲糕。
 
  几年前来过的这间茶馆,如今已经扩大了生意,两个女人一见如故,坐在茶台前开始攀谈起来。在喝了几壶正宗的普洱茶、听小女孩弹奏了一曲《渔舟唱晚》后我们才心满意足的离开。
 
  洱海就是桃花源?
 
  DAY2
 
  写了一夜的稿子后,天也微微亮起,索性拿起相机记录下洱海的日出。洱海的日出正如大理的人,升起的缓缓慢慢,但是让人充满了期待。日光乍出,橘色的温暖色调,洒在微凉的皮肤上,忽然理解了海子的诗: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
 
  洱海旁的村落,一副“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”的画面,对于定居这里的外地人来说,大理就是他们避世的桃花源吧。
 
  在苍山脚下,我们找到了一处人少景美的的小路,趁着早起的阳光还算温和,给我们的梵梵拍几张,也好让睡眼惺忪的她睁睁眼。东北妞的豪放劲儿与硬派越野的风格还挺搭,怪不得很多女生喜欢大车,一是因为大车有安全感,二是能显得自己小鸟依人,像梵梵这样HOLD的住硬派车的女生并不多见。
 
  虽然平时大大咧咧,但是凸起造型来,梵梵可不含糊。迅速抹上红嘴唇,带上蛤蟆镜,模特范儿瞬间就起来了。毕竟有关于颜面的事,女人都非常在意,非常速度……
 
  旁边的大叶农作物就是烟,经过阳光暴晒干燥再碾碎后,就成了烟民喜爱的烟丝,也许你抽的云烟就来源于我们身旁的烟地。
 
  离开大烟叶的熏陶,我们在附近找到了一个古朴的小镇,名曰喜洲古镇,街道里就连地砖都像是几百年前的产物,不过镇子虽老,但是店铺不少,服装、客栈和饭店应有尽有,除了那道铁门都保持着古木的味道,满地的电动车像是穿越过来的。
 
  在这个小镇中,即使最破小的院子,也都有着庄严、复杂的门檐和精致的雕梁画栋,这和大理的气质也吻合,即使是经营再惨淡的生意,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。
 
  小镇的院子都很相似,一直保持着几百年前的样子,一样的古老,一样的井井有条,一样的摆满了花花草草,住的人应该也是一样的热爱生活吧。
 
  这家只能容纳一位客人的理发厅,不,应该叫理发馆的家具和镜子应该有几十年没有换过了,墙壁上还贴着开国大典的海报,就连发型展示纸都是60年代的模样。如果不是时间紧,我是真想看看这样的店主能给90后剪出什么样的发型。
 
  古镇与美女,越野车与马车,平日里牛马不相及的四个元素,凑到一起竟然丝毫没有违和感,违和的是每一位路过的大哥都会和我们的梵梵有十几秒的眼神接触…
 
  女人似乎对宠物有与生俱来的好感,撸猫我能理解,这么大个的马也要撸一撸…不过说实话,在满是汽车的城市里,别说马车,就连马儿都很少见。
 
  慵懒的沙溪古镇
 
  我们的第二站是位于大理市北部的沙溪古镇,在古时是连接东南亚、南亚、南诏和吐蕃的咽喉要道,茶马古道时的集市至今仍有留存。而且它距离大理140公里,地处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三大旅游区之间,如果去旅游的话是个不错的中转站。不过这个古镇留给我最深印象并非民族化的建筑及厚重的历史,而是让我吃了五碗饭的小饭馆,嗯…真香